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厦门

榴白 随笔

爱活在心上,不是时间可以轻易打断,
就算是交汇时短,记忆也会超越岁月边疆。

我想 Jet应该是感到安慰的了。因为Sam毕竟是爱他的。 我想 这样子的感觉,只有爱过的人才懂。我今年24了。 有没有都无所谓了。这不过是种悲哀。哀来哀去,不过是在社会中飘。 我想,毕竟是没有。我想,我的心是如此稚嫩。毕竟是hold不住。 下位者。

赌徒

愿赌服输。 不过是某个人,某个故事。一种豪赌。all in,给下了所有的砝码。会输,也许会赢。失败了,惨痛。

什么都不是

你和她的生活。你毕业于国类一流的大学。她是你的学妹。她追求的你。你去了厦门,2005年。她还没有毕业。你工作的时候,她打电话给你。她追随着你。 你们两地分离。那时候你的工资是六千。你给了她你的大部分工资。你说,是你的,就得养。你爱她。

她在暑假,去你的城市看你。你租了一个房子,她每天给你做饭。她来的那天,你临时在公司请假,去火车站接她。你许多天没有见她了。你是个男子,有自己的思维,也有自己的沉着和深情。你握着她的手,有些颤抖。你把她安顿在住的房子,然后再去上班。晚上,你回来的时候,她把房子整理了,和单身汉的生活不一样了。她做了饭,等你。你爱她。你沉稳,坚定地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她说很痛。你哄她。后来,她感觉稍好,你律动了起来。完事后。你给她擦了身体。那个暑假,你带她去看海,把厦门玩了一圈。她晒地有点黑,阳光照在脸上,很暖和。之后,她去上学了。公司很多事情要做,你有自己的职业规划,你看书,看世界。慢慢你的经验积攒,工资也涨了。学妹,毕业了,也来到了你的城市。你们一起生活,结婚。一起度过了很多年。

2015年,她怀孕了。你很高兴。本来喜怒不型于色的你,那天你笑地很开心。你终于有了你的小子。

后来,你心疼老婆。你要她回去养胎。你一个人在厦门奋斗。为了你和她的家。你辛苦而努力。在她看来,你还是在学校的时候的稚嫩的脸庞,虽然你们一起过了很多年。你记得,在学校的柏油大道旁边的梧桐树,你记得她的白裙子。你记得,她不喜欢吃肥肉,而把它夹到你的碗里。你记得,学校的阳光穿过了空气。

迷幻

故事往往是这样子的。没社会的压迫,没有老板的追赶,往往是无重量的叙述。很难想象,我想我记得。

2016年,我在厦门呆过一个月。住的青年旅社,手洗衣服,还好是夏天。青年旅社,是面向马路,不过是属于建在一个小区里面的。晾衣服的地方,有一个窗户,面向小区,傍晚的时候,有微风抚过,小区很安静,静谧,有路灯,有家长护着小孩在玩。那个时候,我真羡慕,这样子的生活。

之前都是在家门养,任性骄养。之后在外头生活真的很苦,被生活压迫。想去卖衣服,没啥经验,也有点踌躇0.0。没有积蓄的年纪。我想我不应该再这样子了,故意消耗别人的同情心。我想以后再艰难,我都不想再去向别人求助。真的没啥可以付出的,付出的真情,真的收不回来。其实,生活不都是这样子。怪不自爱,怪眼皮低。

但是凡是物品,都需要交换,我只能拿自己的真情交换,我真的没啥能够拿出来的。早知道,我就拿肉体交换了,不知道,这样子,会不会比现在的难受浅点。我是这样子的女子。不值得歌颂,现实,真实,往往不够美丽。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