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只道是平常

榴白 随笔

A小姐的狂想录

今天的阳光很好。我很开心。=w=

想起了和溪溪在学校的树下,走来走去的日子。

A小姐认为,她之所以不开心,是看到的事情会让心不开心。所以,在某个阳光的南方的下午,我又开心了起来。 其实,责任是重大的。从Y离开了之后,我的眼睛便被遮住了。生活在沼泽,乌云,苔藓中。只是,今天的阳光,便让我的心呼啦啦地翻飞在蓝天中。

你对别人说,让我们不要彼此伤害。认识的朋友是随机的,不过,你花的力气,可不可以不要过猛。仿佛,多认识了一人,便更爱自己。如果说反抗,便是和上帝不服从命运。也是这样子了。= =

白裤子廖落的中年男人,晃着车钥,脸上有点羞涩又有点茫然,芯子里仍然是少年。他安静地等着他的心上人,像等那无从等待的好运气降临,也许等得来,多半又等不来…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