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失眠

榴白 随笔

昨天晚上我失眠了,从晚上9点 Hi 到第二天6点。然后洗脸,化妆去上班。

嘿嘿。

想起一些事。不值得向别人提起,但是自己确是一直有芥蒂的。我介意,别人可能早就看穿了,何必介意我的。所以,我是一个这样子的人。

- > 不值得再提起。

我看了看云,
看了看你。
觉得你看云的时候,离我很近,
看我的时候,离我很远。

昨天想起初中经常听过的一档节目,《天籁地球村》,现在已经停播了,不过在虾米音乐上可以找到收藏。以前很喜欢呢,恩雅。俄罗斯的origa。以前经常去网吧下载节目的音乐来听。后来,经过一场分离,这些不重要的,都被我忘记了。现在想想,音乐还是可以陪伴我的。

以前经常和初中同学分享来着。初中也是很孤独的。中二少女。后来,高中算是真的很孤独了,没有可以接入的好音乐。

现在我工作啦。感觉时间过地很快,20->30,40,50.人到了50岁是不是老了呢?年少的梦呢?NB地想改变世界,,,却被世界改变。做了一份可以买地起食物的工作。努力,勤勤恳恳像蚂蚁一样生活。但是本质是啥咧?
->(早上看视频,毛笔老师说的),人之所以为人,和别的不一样的是自己有创造性,能够观察,模仿。有悟性,做事情就能事半公倍了。

另外,现在做事情都讲结果,过程被忽略。但是这样子不能不被称呼地上”强悍”吧?认真地,投入地去做一件事情。这真的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。要用心去做?用心。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