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如风

榴白 随笔

认识熊晨菲是在2014年的11月。我记不太清楚了。那是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。公司只有4个人,我,老板,技术黄哥,还有一位求职者,我忘记他的名字了。原本前台是颖姐做的,她只是帮忙,后来走了。那时候,我刚出来实习,每天9点上班,5点半下班,很准时的。下班后就回学校的工作室。那时候,帮公司做网站。

颖姐走后,不久老板带来了一位新人。说是他的表弟,十分高大,一米八的样子,那时候,我近视,也很腼腆害羞,所以我并不太记得他的摸样。他坐在我的前面的位置上,很安静。刚开始,我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,后来,相处中才了解,他是帮帮忙的。

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模糊,很浅。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,我绝不会辗转反侧,不能入睡。

他虽然是很大一只,但是很有礼貌,对人也比较和气。

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了2个月后就离职了,也并不知道天高地厚,只是记得外面的天空很高很蓝。

我离职是12月吧。我离职的时候,熊晨菲还不能释怀,为我打抱不平。其实刚开始的时候,谁又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呢。然后我在家呆了一段时间,就去上班了。是另一家公司。

那时候,熊晨菲还和我QQ联系着。

周末,他约我出去玩,带我看电影。驱车看风景。很多的事,很多的细节画面在脑海中飞过,禁不住心有些悲痛。我不知道怎么说,也不知道怎么把细节描述出来。我不知道他怎么想追我的,其实我并不好看。

记得他出差回来,和一位温泉的美女聊产品的细节,我冒充他,很可爱很温柔地和那位美女聊天,并且赞美别人。他一旁很无奈,我故意调戏那位美女。

后来周末,人都不在,我在公司加班。然后,我看见他的桌子上,画有一只卡哇咿的猫,我在猫旁边,写了一个字“喵~”

后来我在第二家公司,周末,他约我出去玩,我说好啊。

其实男生约我出去还是蛮少的,我很高兴,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。我们首先去电玩城,他给我抓娃娃,弄了很长时间,我说,我想要那个姿态怪异,很丑的娃娃。他说好,然后,我抱着娃娃,离开了电玩城。然后我们去看了《智取威虎山》,满个屏幕的子弹声,他坐在我的旁边,很安静。给我买水。电影开场前有2个小时,他带我去玩桌游,俩个很可爱的妹纸。他出的钱。其实他的工资也不高,但是我们出来玩的几次都是他给的钱。

看完电影,天就黑了,我忘记他带我去吃的什么了,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宿舍。把包装很好的糖果,蜂蜜给我。我说拜拜,他也说,再见。我就快步跑回宿舍了。囧囧的。

后来,他约我出去玩,我没有拒绝。 我记得他的生日是3月1号,他说他差点4年过一次生日了。笑。然后,他和我聊他的初中,高中的吊车尾,他的前份工作是医疗器械。我们逛了华工,他说,他在这上的初中。我们看东湖,那天,风很大,把我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。然后我们去玩密室逃脱,有一位很帅的接待员。我和他在密室里,我是什么也不知道的,但是他很厉害,解决了好多道关卡。他把鞋带解下,然后捞钥匙。不过,我们还是最后一关没有通过。我们去吃印度菜,其实很难吃。但是我以前在隔壁的咖啡屋玩过,所以一直很想来这吃饭。囧囧。然后,他把我送回宿舍,我说,再见。

后来的一次,那天下大雨,他约我出来,是4月19日,我妈妈的生日。不过,我忘记了,因为和他玩,所以我就很生气。那天,他没有开车,我们坐的公交车,我挨着他,我有点冷。下车后,他把伞撑了起来,然后第一次牵了我的手。我很惊慌,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说。后来我回来后,就再也没有理过他。后来我去了广州。

其实我是个慢热的人,等到后来,我才会有反应。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反应,会能比较ok.等到我可以和熊晨菲说话的时候,他已经离开,不理我了。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只是,每当我无言,夜晚疼痛的时候,也许会回想,只是,很抱歉。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