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踏血寻梅

榴白 随笔

我想我和踏雪寻梅的春夏没有什么区别,一样是年轻的。她只不过是关注于香港的。其实,也是一个现象。 在中国大陆,这样子的情况又何尝不是。年轻人的心,苦难千千万万。我只不过习惯喝蜜水。
春夏被欺骗,没有收嫖客的钱。不过是她幼稚,以为有真感情。
她说,她希望被肥仔杀掉。这只不过是每个人心里的卑微的,不能面对的想法。
她真幸运,肥仔真的把她杀了。我想肥仔,大概内心的苦楚比春夏更多吧。
春夏,不过是个年轻的小姑娘,父亲在乡下,母亲赚钱。和叔叔一起住。人的漂泊的宿命,不能预知的命运。
不是谁都可以做命运的舵手的。
只是这件事发生在香港而已。
在中国大陆,在每个城市的角落。杭州,上海,北京,深圳。。。这样子的年轻人,怀揣着破碎的想法,抵御寒风,前行。
不是每个,香奈尔,迪奥,都可以被拥有。
春夏是一个悲剧的结尾。
而我没有遇到肥仔的这样子的情况,而我的情况又不同。同样破碎,同样抑郁。不过我可没有春夏那么漂亮,上镜。 我只是城市的灰色。
现实的世界啊,我隅隅于过去的,臆想中。后者多美好,则显地前者多狰狞。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