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白の杂记 · 手扎

2016年总结

榴白 随笔

很久没有写东西了。写东西就容易回忆。其实不是我的意愿去不去联系。而是被对方选择了。2016年了,我不再是那个女孩了。虽然曾经我以为,人会定型,可见目前不是这样的。我知道我还是天真的。但是生活教我看清自己。年轻的女孩是这样的:

我要…
我不要…
我恨…
我喜欢…
我爱…

可见年轻的女孩像甜美,汁液饱满的水蜜桃;薄脆的饼干。我不再再去想,再去任性地去选择。在我成年的时间中,之前我一直不懂,想不清楚,为啥他们不像我这样,我以为的自恋。而尝了苦楚。像喝了一大口的美式咖啡。好苦。那些经过的人,那些看不清楚的人,那些不是和我一样的人。这次,我以自己思考的明白了。我不漂亮。在我的少年,我的家长不在我的身边。在我的青春的时间,我很胖,读了很多的书,自以为是。想快点长大,因为成长太慢,而想去死。我有个认识的人。我不知道是该感谢他,还是应该恨自己。我想都是命运。如今我们没有联系了。但在我的那段岁月中,可真是印象深刻啊。现在的我,和普通的女人一样。没有化妆,皮肤粗糙,脸上许多痘痘。大腿肥胖。肚子上几层肉。很懒。工作太累,懒地洗澡。下班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我已经快忘记2015了,2015年我毕业了。在广州找了一份工作,工资不高。兴致勃勃地想要成为后台开发的大神。可是到现在,我平庸,肤浅。那时候还是处于青春期,什么都不太懂,但是,有希望。有梦想。后来,我辞职了,因为我在那家公司谈了个男朋友,不想在同一家公司呆着。再着每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干。也就是2016年的3月份辞职了。

然后就是漫长的失业期。投了多家的公司的简历,但是被拒绝了。现在,我很感谢那些拒绝我的公司。因为拒绝我是有原因的。很嘲讽吧,一个人会这样说自己。因为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,我也不敢大声地告诉别人我要的是什么,总觉得很嘲讽。之前我做的是前端的工作,是糊口的,我觉得前端的工作内容是画出界面,会变。我想接触本质的东西。这个是我的想法,总之很多都是别人觉得自然,理所当然的事,在我这里变地别扭,复杂。

后台在我看来是一件神圣的事,也是负责的事。我都搞不清楚状况。前端,看地见,容易入手。那时候,还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那时候,也基本是不上课的状态,也基本处于混沌的状态。你懂的青春混沌期。我不知道别人的青春是怎么过的。

其实之前也是准备多看看go的代码,想多敲code,换份go的工作。后来,想了很久,回了家。准备一定,比50%多一点的程度,去找了go工作。去了厦门,后来,现在在杭州。

每天躺在床上,看完了火影,看完了蜡笔小新,看完了周浩晖的侦探小说,看完了数不清的A片,然后把妈妈的心伤了。这样子的我的人生。那个时候,我认识的朋友,都在上班,也不知道他们的烦恼,是不是像我这样子的敏感,落寞,孤独。

以前,我奋不顾身地选择了一份爱情,来回避我讨厌的生活。后来,我不知道,是不是一直在偿还,还债。后来,我奋不顾身地选择了一份工作。拖着行李箱,装了2套衣服,去了杭州。

现在到了2016年12月31号。2016年最后一天。网上说,你用一天来回忆这一年365天。用什么来祭奠。我想,现在我一无所有,也只有我自己。也许,我一直不大看地起自己。我喜欢漂亮的衣服,漂亮的妆容,漂亮的女人。我也无话可说。一直活在自己忽视,讨厌的自己的状态下。也是挺可悲的吧。我也无话可说。也是真心地祝福,希望你能快乐,能幸福。人的快乐,幸福是要自己去努力的。好的生活环境,好的境遇,好的待人接物,也是自己去努力的。

如果我之前一直忽略了你的存在,忽略了你的声音,忽视了你。是我的不是,因为我也一直这样被人对待。我也只能,唯一地能欺负你。希望你原谅我。也许我一直都是个混蛋吧,也许以后,未来,许多的日子还是个混蛋。我能掌握在手里的,是nil。这是多么可悲。我一直以为,我很好,骄傲,伪装。

写到这里,我好累,心累。

好吧。虽然不太想,也不知道怎么去说,也不知道应不应该。但还是得说说对2017年的期许。我知道我过去一直任性,虽然这个程度一直是在我的小世界里。但还是负亏的。人活在这个世上,太阳的照耀,风的吹拂,雨滴的湿润。。。一直是有所补偿的,我在别的地方的亏欠,那么,我可以认为是在这里得到补偿吗。如果可以,如果认为,如果认为是。那么我亏欠我的亲人的呢。太多太多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别人亏欠我的呢。怎么要回来。即使不能忽视时间的流逝,我的悲哀,和哀愁。

最后,还是写下期许吧。最后希望自己能努力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然后自己爱惜自己,不要再给机会让别人有能力伤害自己。希望自己不要再傻,再天真。认真工作。最好把脑子变地聪明点。给自己机会多去想想,多去实践测试。

生活,就是勤快点。周末也去找找东西,不是一定要学什么,但是得去看看。把心态调节调节。额,我不是一定要你开心。这是内心的期许,你懂的,你亏欠的你的我,你的他,你的她。

2016 再见。

1483191802 再见。

榴白
我乃空手就主前,十字架下求哀怜。